补祭†

补祭补祭补x
其实是布吉布吉布吉~

我在光的影子里跳舞
人性在灰尘上打转
嫉妒在那里咆哮
花在路上跑

可能小时候的那些经历让我不愿意再付出感情,我希望我等的人会像笑爹写的邦邦那样冲过来紧紧地抱着我,大声的喊“我回来了!”我喜欢激烈的感情碰撞,兴奋也好折磨也好绝望也好,心疼的时候我可能会有点活着的感觉。

怕是我入戏太深,又冷硬心软

滑稽防吞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前文戳头



这次没有后续了!真的没了!
FIN!!!!!!

【王喻】隐匿追逐(上)

Day15

放飞自我
必有ooc
——————————————————

王杰希拎着东西去澡堂子洗澡,学园的澡堂子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隔间,刷虹膜获得使用权,进去之后门上会显示证件照和姓名。王杰希趿拉着人字拖进了隔间,热水从花洒中倾泻而下。他仰头冲了个透,长长地出了口气,随手糊了把脸开始洗头。
对王杰希来说,洗澡才是真正用来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的时候。人人都会有些怪癖好的,比如人民币上的伟大的领袖就好在大号的时候想事情。隔间门的背面是等身镜,浮块光屏的优点之一就是不会被雾气熏地什么都看不到。王杰希一边揉头发一边盯着自己镜子里的大小眼看,从基因中的碱基排列顺序的突变想到他最近在做的课题。中医专业的高材生如他一般人模狗样的不多见,他随手给自己抓了个爆炸头,在香波泡沫的支持下,他的头发很给面子地站了起来。王杰希摆了个骚气十足的pose,感觉自己的大小眼都不那么明显了。他很满意地捋成大背头,隔壁的隔间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王杰希赶紧站好把头上的泡沫冲掉,假装自己是个正经人地咳嗽两声。
“对不起对不起。”旁边隔间的人发了短讯过来,声音里还带着些尚未退去的的笑意。“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王杰希也意思意思回了一句,继续洗澡。他一边冲头发一边想导师这次给他的课题,说是要带个学弟来给他打下手,据说是个G市来的。
刚刚那位,听口音有点像G市的啊…王杰希想了想,给旁边的隔间发了条短讯。

喻文州收到短讯的时候还挺惊讶的,不过还是礼貌地回了他。毕竟是学长,礼貌一点日后总是好说话的。
王杰希收到喻文州的回复后还有点得意大毛巾往背上一搭,穿着大裤衩拎着篮子就趿拉着拖鞋出去了,往旁边的浴室门上一看,证件照是个温温和和的男生。可以的可以的,估计又是个什么校园男神之类的。王杰希心想着,回了宿舍放下东西,又一头钻进实验室打算天荒地老。

然而王杰希满心以为来的是喻文州,导师带进来的确是一个G市口音的少年,然而少年顶着一头黄毛,上来就自报了姓名。
“学长你好啊我黄少天今年的研究生。”
“你谁?”
“黄少天!”
咋咋呼呼的少年一字一顿地说。
“……”王杰希不死心地往黄少天身后看,黄少天却像早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看都不看反手关上身后的门:“我是生物工程过来的,文州是化学系的,在魏琛导师那。”
王杰希只愣了下,盯着黄少天发了话:“那你联系方式给我吧。”
黄少天:“????????”

不得不说,黄少天是很优秀的,就是话多。王杰希的导师把黄少天和他的行李箱全部丢给王杰希之后就带着王杰希的学长出国参加学术论坛。王杰希在寝室大眼瞪着黄少天小眼瞪着黄少天的行李,盯得黄少天汗毛都要竖起来。
晚上王杰希睡觉,黄少天悄悄咪咪地摸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信息。
——文州文州,还好你没来林老这,这王杰希太可怕了。那些姑娘们说的果然没错王杰希就是一大小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的迷妹还说他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我看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对了对了这个人的作息规律地跟个老头一样啊真是的还查房!!!!!!
——早点睡吧少天(^_^)万一被前辈发现了也不太好啊。
——不过话说班长啊,你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谁吗,虽然身份确认了,可是万一有两个王杰希呢?
——不会错的,就是他。

悄悄咪咪地摸个小番外

如题

A
B
O

——————————————

韩信当初是被刘邦捡回来的。
确切的说,韩信在原来的公司混地并不好,一人在酒吧喝酒碰到了萧何,一来二去地聊熟了。萧何便把他推荐给了刘邦。再加上张良对他的认可,刘邦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只是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份信任和尊重变质了,变成了张良也难以描述的情感。

然后,刘邦少了韩信,韩信有了小孩。

再后来,韩信和小孩都回来了。小孩还是住寄宿学校,韩信依旧在项羽公司上班,三个人各做各的事,互不牵扯。从把韩信带回来之后,刘邦没有提过或暗示过要做那方面的事。刘邦易感期照常不去公司上班,韩信也照常去公司上班,带着一身a味,惹的不少小姑娘频频回头。

这事两人一直处于搁置状态,你不问我也不提。韩信把事情抖搂明白之后,小孩很乖地任由刘邦改了名字喊刘邦叫爸,只是周末回来还是喜欢粘着韩信。

好像日子一直能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而韩信知道,就像他总有一天,像拆穿当初的局一样,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










大概是tbc因为后面还不知道要怎么写开车还是要干嘛,有想法了会继续,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讨论下怎么继续发展毕竟我智商有限_(:з」∠)_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韩信生的时候谁都没敢告诉,只敢把预产期告诉张良。韩信发动的时候张良正在开会,他收到韩信的信息只瞄了一眼,接着秒删,若无其事的地出去假装接虞姬的电话。回来之后刘邦问他什么事,他便说虞姬生了。刘邦不疑有他,还批了他两天假。那头的韩信情况并不很好,险些难产。好在韩信身体好,咬着牙硬撑下来。孩子提前了半个月,好在很健康。
张良不明白韩信为什么执意留下这个孩子。Beta本来就不如Omega适合生育,更何况在他看来,这个孩子的存在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个问题韩信也不清楚,可能是某时突如其来的渴望,一种即使搭上命也在所不惜的渴望。他想留下点什么,但刘邦又是走地如此干脆彻底。

小孩也是挺乖的,不让他很费心。韩信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就去了项羽的公司上班。小孩上学之后刘住了校,偶尔张良会去接他和虞姬的小孩一起回家。小孩和虞姬的孩子关系很好,有时候刘邦开车带张良来接孩子的时候他也会直接叫张良大舅舅,项羽家也有专门给他留的房间。

刘邦没有识破这场戏,但他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些巧合。一切看上去都挺合理,似乎天衣无缝,但他直觉少了些什么。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局,一个只针对他的,残局,等着他来走出第一步。




可能就tbc

韩信难过地往刘邦怀里钻,声带振动发出的脆弱声音拼命扎进刘邦耳朵里。刘邦知道他要到了,也不去管他,任他在自己面前展现脆弱。卡结标记的时间里,刘邦看着韩信的脸想了很多,比如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怎么跟他告白,又怎样在他面前输的一塌涂地。

他低头吻过韩信不安的眉眼,接下来是鼻尖,然后是唇瓣。他带了这时候该有的缱绻和温存,紧紧地抱着他,回应他的不安。韩信终于平静了下来,疲倦地微蜷着身子。刘邦还没出来,那里还有轻微的搏动。

刘邦拿着毛巾仔细地揉搓韩信的发尖,韩信懒懒地趴在他身上喊他,他应了。

韩信说,我恨你

听说邦邦要重做
打算重练刘邦


韩信站在一旁看着刘邦插满管子躺在满是营养液的休眠仓里,张良和诸葛亮一个在调整数据,一个在控制那些管子的操作台上噼里啪啦地敲打。整个环境只有刘邦的呼吸机的运转声和按键数据提示的机械声。
那些控制刘邦机体的数据从张良的手指下流进刘邦的身体里。
韩信知道,刘邦再醒来时与原来有些不同,可他还是刘邦,没有变过。
就像在峡谷里,他会从天而降地来救他,也能一剑扎破他的所有妄想。


教廷特使被他的目标初拥了。
上帝从未垂爱世人。



私心邦信

凌晨两点的风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