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祭†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努力地像别人那样快乐的跳起来转圈
可是啊!痛苦
痛苦它拽着我!
痛苦它沉沉的坠着我
我仿佛一个久旱逢甘霖的苦行僧啊!
我讴歌着幸福
却被这痛苦生日压出泪来

生活过的太快了,仿佛对什么事情都失去了感觉。
只要速度够快我就还能拥有新的
仿佛是这样的
失恋也是突如其来也走的飞快的
仿佛是这样的
情意绵绵,相思情长的却是许久都没有过了啊























还是要提醒自己,当初是你自己放弃了她,以后再得不到那样的感情,也休要后悔当时的决定
记住,是你自己要放弃的
你自作自受

三观不正的段子
没有前后文
也不会有续集
柳修竹——霸刀
楚怀慰——万花
其他设定自由心证
梗来源p2
小孩子不要学
——————————————————————
楚怀慰笑着捅了柳修竹一刀,说
“我爱你。
柳修竹的双眼倏地盈了光彩
他握住楚怀慰拔刀的手:“再捅一次,我还想听。”
楚怀慰笑意更深。
“我爱你”
匕首深深没入柳修竹的身体。
“我爱你”
失血过多,柳修竹也渐渐支撑不住,楚怀慰坐在地上抱着他。柳修竹胸口腹部已有四五处刀口,但他仍是不断要求楚怀慰继续,他精神地仿佛不是一个失血过多,等待死亡召唤的人。
要不是那鲜血不断地涌出,在地面汇成一汪血泊
要不是柳修竹的面色灰败,试图抚摸楚怀慰面颊的手颤抖又无力
要不是楚怀慰手里的匕首仍旧在那一声声情人间耳厮鬓磨似的声音里抬起又落下
伴着夕阳,真的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柳修竹的手终于抚上了楚怀慰的脸。楚怀慰一直低头看着他,眯着眼蹭了几下他覆着刀茧的大手。柳修竹的脸上露出了极其满足的神色,阖上了眼,手也失了最后的力气。楚怀慰捉住那尚有余温手,自己将匕柄紧紧攥在柳修竹手里,俯身上去,用那柄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他趴在柳修竹身上,鲜血从刀口涌出,很快便浸透了楚怀慰单薄的衣衫,与柳修竹的融在一处。
柳修竹的气息愈发地短促艰难起来,楚怀慰压在他身上,从他嘴角冒出几丝鲜血来。楚怀慰知他尚清醒,死死抓着他的右手
“柳修竹…”
“黄泉路上…慢些走…”
“你等等我…”
“我们一家三口…不害怕…”
柳修竹该是听到了,与他十指相扣
“我爱你”

陷入简单又复杂的自我折磨之中
无法自拔

一个亲友a了。今天中午跑完商他密我然后组队来洛道交易了我一堆东西,跟我讲以后都不上了,我还在想是不是这个学期学习比较忙就a了。他跟我说是入伍了,马上就走了,连网吧也没得。我问他不卖号吧,他说不卖。我想,那以后还能见到的。
  但是看着密聊框里头的字,突然就鼻子发酸,接着眼泪就一个劲的流。手放在键盘上想说点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干巴巴地发了句“加油呀”。现在才想,应该让他在军营里好好照顾自己。
  他下线之后我突然手足无措起来,站在秋雨堡门口走来走去。正好我妈妈午睡起来,我抬头看着她,好容易缓下来的眼泪又决堤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崩溃,突然就忍不住。他不给我交易那么多东西还好,总觉得他只是忙一段时间,还会回来。
  回想一下,他这两个月急着刷jjc急着打狼牙堡辉天堑,急着攒齐所有装备,不是没有征兆。入伍也不是临时就能决定的,也不会马上就走。最近没上线也不是因为开学而是在收拾行李吧。
  不知道什么总觉得是永别了。

  内心油然而生出一种悲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想活得没心没肺的,却也做不到什么都不挂在心上。
  我会想他的

速涂,一个小脑洞

军爷拉着琴萝的手走进了长歌门,这里温柔缱倦的江南气氛和他一身的戎装显得格格不入,他身上还隐隐透出血腥气,而身旁的琴萝抱着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那股气息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军爷的枪背在背后,领着小姑娘熟门熟路地往长歌门深处走去,一路上的长歌门人对这似乎有些奇异的组合并没有太大反应,偶尔遇到了相识的人,军爷和琴萝便停下与人寒暄几句,像是久别重逢。

  军爷领着琴萝拜见了长歌门门主,而后随着一位长歌门弟子进了一间侧室。两个时辰后,琴萝抱着军爷的枪,背着琴,一个人走出了房间。小姑娘眼睛红红的,在阶下冲着房内叩首三次,随后带着长枪,跟着那位长歌弟子,入了内门。

剑纯吃操作
嗯,对于手残地连五毒玩着都费劲的我来说大概就是一天坑
晚上巧合地找到了一个剑纯师父。我巨开心,我师父也巨开心
努力学习!
不管能学到多少,至少…………





现在经历了好多,没法《懒得》一一写下,よろしだ

关于谈恋爱

可能最后的结果并不好,谈恋爱嘛,一边用现实和想象勾画美好的恋爱气息,一边又用现实将沉入其中的心一点点剜开。尽管最后可能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心虽然痛,却还是能开心地笑出声来的。

【王昊2017年度观察报告】

22h——双十一

_(:з」∠)_涡流ooc

老王并没有怎么出现

唐昊独角戏预警

————————————————————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扛着微草一往无前地向前飞去。
  这句话不是凭空飞来的。王杰希对微草战队的贡献有目共睹,哪怕是蓝雨粉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但是作为恋人,两个月都不回一句消息,这个事实真的让唐昊产生了一些消极想法,比如要不要和孙翔一起去庆祝那不知所谓的“光棍节”。唐昊有点烦躁地靠在椅子上,午后的阳光热烈地踩在他脸上,唐昊在恍惚间竟有了一种自己正躺在王杰希家的地毯上享受暖气和冬日阳光的错觉。
  事实上,唐昊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他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说是在一起了,也不过只是在一起试一试,他感觉其实自己不像是王杰希会选择的那种类型;说是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但是QQ的聊天记录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王杰希的备注后面原本也是连着一串的火花房子小船和巨轮。唐昊划了划手机,孤零零的巨轮在屏幕上起起伏伏。他们的这种关系,分了也就是分了吧。不需要有什么留恋,因为在一起不是因为对彼此有感觉,即使出言挽留大概也无济于事,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
  唐昊并不是会为这种事情所牵绊的那种人,更何况他们两个各自都是一队之长,新赛季开始,有许多事情要忙,并不像上半年那样,唐昊还能在季后赛的晚上去王杰希家里,两人或是复盘,或是靠在一起看看电视,抑或是黏在一起互相帮忙解决一下生理问题,这样的平凡而温柔的气氛化解了他们“地下恋情”的礼貌疏离,让唐昊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迷恋。偶尔打开手机,没有新的消息,有的只是自己之前发过去的一些日常的吐槽的话之类的,没有回音,独自一人唱了两个多月的独角戏。唐昊看着聊天界面,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干脆就这样吧。唐昊心想。他本来就是一个心大的人,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而牵绊自己的思绪,他也有属于他的责任,他也是呼啸的队长。不过是看到的时候会尴尬一点罢了,唐昊删除了与王杰希的会话,关上了手机。那一边的刘皓打开了投影,调出上一场呼啸客场对蓝雨战斗录像,准备复盘。
  他们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
  而双十一对他们而言,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除了多了些父母亲戚发来的要他帮忙抢购的要求。
  唐昊直起身,在椅子上坐地正直,开始点评全队的表现。
  晚上,唐昊回了趟家,躺在自己的床上跟孙翔聊天。他和王杰希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孙翔,一来关系尴尬,二来唐昊也有点自己的小私心。唐昊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些事,因为知道它来的快,大概去的也快;更何况……
  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想的。
 
 
  唐昊跟孙翔道了晚安,下了QQ去洗澡。一切一如往常,唐昊在浴室里换了衣服出来,头上搭着毛巾,水滴顺着湿漉漉的发丝的轨迹落在地上,唐昊的心跳突然反常地快了起来。
  可能是刚刚洗澡的水太热。唐昊这样想着,走去茶几那儿的果盘里拎了颗糖吃。糖是王杰希买的,大白兔奶糖,唐昊嫌弃它的奶味,一共没吃过几次。
  唐昊抬头看了眼表,11点多。他拿毛巾简单蹭了蹭头发,去浴室吹头发。吹到一半,浴室门被框地打开。唐昊一脸懵逼的转过头,看到的是风尘仆仆的王杰希。
  “吓我一跳,”王杰希说,“来陪你过光棍节,虽然晚了点。”
 
  这可真是父爱如山。唐昊暗自腹诽。他坐在小凳子上,背后是正给他吹头发的王杰希。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深夜速摸
我流ooc
超级狗血
预警!!!
预警!!
预警!
————————————————————————
  邱非站在原地看着乔一帆背对着他渐渐走远,他没有试图挽留,大概是知道不管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对于他和乔一帆而言,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不需要留恋。他们的相处模式,名义上,或者说表面上被称为恋人,实际上不过是由一场419引发的你情我愿的精神摩擦。两个单身了太久的人在一顿天雷地火后难免会有和对方绑定的想法,邱非和乔一帆也没有免俗。也许就是邱非不经意的温柔拨动了乔一帆眼中的那一汪清泉,也许就是乔一帆温软的嗓音勾起了邱非的心弦。他们因为偶然而开始,因为失去热情和耐心而结束。
  有时候邱非会想,如果没有那一次的心动,没有相处的美好,没有失去热度失去热情,没有失去乔一帆,他们会怎么样。答案是不知道。

  乔一帆,乔一帆,乔一帆

  邱非低下头,仿佛乔一帆这个名字已经被火红的烙铁重重地印在心上,他靠着阴暗小巷的墙慢慢蹲下。

  乔一帆

  邱非几乎只能用气音念出这三个字。
  他想要挽留,却没有资格提出,他想做些什么,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原地,看着乔一帆消失在他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