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祭†

仙人甩了拂尘,说我要予你一场造化

速涂,一个小脑洞

军爷拉着琴萝的手走进了长歌门,这里温柔缱倦的江南气氛和他一身的戎装显得格格不入,他身上还隐隐透出血腥气,而身旁的琴萝抱着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那股气息似乎对她并没有造成影响。军爷的枪背在背后,领着小姑娘熟门熟路地往长歌门深处走去,一路上的长歌门人对这似乎有些奇异的组合并没有太大反应,偶尔遇到了相识的人,军爷和琴萝便停下与人寒暄几句,像是久别重逢。

剑纯吃操作
嗯,对于手残地连五毒玩着都费劲的我来说大概就是一天坑
晚上巧合地找到了一个剑纯师父。我巨开心,我师父也巨开心
努力学习!
不管能学到多少,至少…………





现在经历了好多,没法《懒得》一一写下,よろしだ

关于谈恋爱

可能最后的结果并不好,谈恋爱嘛,一边用现实和想象勾画美好的恋爱气息,一边又用现实将沉入其中的心一点点剜开。尽管最后可能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心虽然痛,却还是能开心地笑出声来的。

【王昊2017年度观察报告】

22h——双十一

_(:з」∠)_涡流ooc

老王并没有怎么出现

唐昊独角戏预警

————————————————————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扛着微草一往无前地向前飞去。
  这句话不是凭空飞来的。王杰希对微草战队的贡献有目共睹,哪怕是蓝雨粉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但是作为恋人,两个月都不回一句消息,这个事实真的让唐昊产生了一些消极想法,比如要不要和孙翔一起去庆祝那不知所谓的“光棍节”。唐昊有点烦躁地靠在椅子上,午后的阳光热烈地踩在他脸上,唐昊在恍惚间竟有了一种自己正躺在王杰希家的地毯上享受暖气和冬日阳光的错觉。
  事实上,唐昊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他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说是在一起了,也不过只是在一起试一试,他感觉其实自己不像是王杰希会选择的那种类型;说是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但是QQ的聊天记录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王杰希的备注后面原本也是连着一串的火花房子小船和巨轮。唐昊划了划手机,孤零零的巨轮在屏幕上起起伏伏。他们的这种关系,分了也就是分了吧。不需要有什么留恋,因为在一起不是因为对彼此有感觉,即使出言挽留大概也无济于事,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
  唐昊并不是会为这种事情所牵绊的那种人,更何况他们两个各自都是一队之长,新赛季开始,有许多事情要忙,并不像上半年那样,唐昊还能在季后赛的晚上去王杰希家里,两人或是复盘,或是靠在一起看看电视,抑或是黏在一起互相帮忙解决一下生理问题,这样的平凡而温柔的气氛化解了他们“地下恋情”的礼貌疏离,让唐昊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迷恋。偶尔打开手机,没有新的消息,有的只是自己之前发过去的一些日常的吐槽的话之类的,没有回音,独自一人唱了两个多月的独角戏。唐昊看着聊天界面,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干脆就这样吧。唐昊心想。他本来就是一个心大的人,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而牵绊自己的思绪,他也有属于他的责任,他也是呼啸的队长。不过是看到的时候会尴尬一点罢了,唐昊删除了与王杰希的会话,关上了手机。那一边的刘皓打开了投影,调出上一场呼啸客场对蓝雨战斗录像,准备复盘。
  他们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
  而双十一对他们而言,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除了多了些父母亲戚发来的要他帮忙抢购的要求。
  唐昊直起身,在椅子上坐地正直,开始点评全队的表现。
  晚上,唐昊回了趟家,躺在自己的床上跟孙翔聊天。他和王杰希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孙翔,一来关系尴尬,二来唐昊也有点自己的小私心。唐昊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些事,因为知道它来的快,大概去的也快;更何况……
  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想的。
 
 
  唐昊跟孙翔道了晚安,下了QQ去洗澡。一切一如往常,唐昊在浴室里换了衣服出来,头上搭着毛巾,水滴顺着湿漉漉的发丝的轨迹落在地上,唐昊的心跳突然反常地快了起来。
  可能是刚刚洗澡的水太热。唐昊这样想着,走去茶几那儿的果盘里拎了颗糖吃。糖是王杰希买的,大白兔奶糖,唐昊嫌弃它的奶味,一共没吃过几次。
  唐昊抬头看了眼表,11点多。他拿毛巾简单蹭了蹭头发,去浴室吹头发。吹到一半,浴室门被框地打开。唐昊一脸懵逼的转过头,看到的是风尘仆仆的王杰希。
  “吓我一跳,”王杰希说,“来陪你过光棍节,虽然晚了点。”
 
  这可真是父爱如山。唐昊暗自腹诽。他坐在小凳子上,背后是正给他吹头发的王杰希。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深夜速摸
我流ooc
超级狗血
预警!!!
预警!!
预警!
————————————————————————
  邱非站在原地看着乔一帆背对着他渐渐走远,他没有试图挽留,大概是知道不管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对于他和乔一帆而言,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不需要留恋。他们的相处模式,名义上,或者说表面上被称为恋人,实际上不过是由一场419引发的你情我愿的精神摩擦。两个单身了太久的人在一顿天雷地火后难免会有和对方绑定的想法,邱非和乔一帆也没有免俗。也许就是邱非不经意的温柔拨动了乔一帆眼中的那一汪清泉,也许就是乔一帆温软的嗓音勾起了邱非的心弦。他们因为偶然而开始,因为失去热情和耐心而结束。
  有时候邱非会想,如果没有那一次的心动,没有相处的美好,没有失去热度失去热情,没有失去乔一帆,他们会怎么样。答案是不知道。

  乔一帆,乔一帆,乔一帆

  邱非低下头,仿佛乔一帆这个名字已经被火红的烙铁重重地印在心上,他靠着阴暗小巷的墙慢慢蹲下。

  乔一帆

  邱非几乎只能用气音念出这三个字。
  他想要挽留,却没有资格提出,他想做些什么,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原地,看着乔一帆消失在他生命里。

滑稽防吞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前文戳头



这次没有后续了!真的没了!
FIN!!!!!!

【王喻】隐匿追逐(上)

Day15

放飞自我
必有ooc
——————————————————

王杰希拎着东西去澡堂子洗澡,学园的澡堂子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隔间,刷虹膜获得使用权,进去之后门上会显示证件照和姓名。王杰希趿拉着人字拖进了隔间,热水从花洒中倾泻而下。他仰头冲了个透,长长地出了口气,随手糊了把脸开始洗头。
对王杰希来说,洗澡才是真正用来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的时候。人人都会有些怪癖好的,比如人民币上的伟大的领袖就好在大号的时候想事情。隔间门的背面是等身镜,浮块光屏的优点之一就是不会被雾气熏地什么都看不到。王杰希一边揉头发一边盯着自己镜子里的大小眼看,从基因中的碱基排列顺序的突变想到他最近在做的课题。中医专业的高材生如他一般人模狗样的不多见,他随手给自己抓了个爆炸头,在香波泡沫的支持下,他的头发很给面子地站了起来。王杰希摆了个骚气十足的pose,感觉自己的大小眼都不那么明显了。他很满意地捋成大背头,隔壁的隔间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王杰希赶紧站好把头上的泡沫冲掉,假装自己是个正经人地咳嗽两声。
“对不起对不起。”旁边隔间的人发了短讯过来,声音里还带着些尚未退去的的笑意。“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王杰希也意思意思回了一句,继续洗澡。他一边冲头发一边想导师这次给他的课题,说是要带个学弟来给他打下手,据说是个G市来的。
刚刚那位,听口音有点像G市的啊…王杰希想了想,给旁边的隔间发了条短讯。

喻文州收到短讯的时候还挺惊讶的,不过还是礼貌地回了他。毕竟是学长,礼貌一点日后总是好说话的。
王杰希收到喻文州的回复后还有点得意大毛巾往背上一搭,穿着大裤衩拎着篮子就趿拉着拖鞋出去了,往旁边的浴室门上一看,证件照是个温温和和的男生。可以的可以的,估计又是个什么校园男神之类的。王杰希心想着,回了宿舍放下东西,又一头钻进实验室打算天荒地老。

然而王杰希满心以为来的是喻文州,导师带进来的确是一个G市口音的少年,然而少年顶着一头黄毛,上来就自报了姓名。
“学长你好啊我黄少天今年的研究生。”
“你谁?”
“黄少天!”
咋咋呼呼的少年一字一顿地说。
“……”王杰希不死心地往黄少天身后看,黄少天却像早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看都不看反手关上身后的门:“我是生物工程过来的,文州是化学系的,在魏琛导师那。”
王杰希只愣了下,盯着黄少天发了话:“那你联系方式给我吧。”
黄少天:“????????”

不得不说,黄少天是很优秀的,就是话多。王杰希的导师把黄少天和他的行李箱全部丢给王杰希之后就带着王杰希的学长出国参加学术论坛。王杰希在寝室大眼瞪着黄少天小眼瞪着黄少天的行李,盯得黄少天汗毛都要竖起来。
晚上王杰希睡觉,黄少天悄悄咪咪地摸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信息。
——文州文州,还好你没来林老这,这王杰希太可怕了。那些姑娘们说的果然没错王杰希就是一大小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的迷妹还说他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我看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对了对了这个人的作息规律地跟个老头一样啊真是的还查房!!!!!!
——早点睡吧少天(^_^)万一被前辈发现了也不太好啊。
——不过话说班长啊,你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谁吗,虽然身份确认了,可是万一有两个王杰希呢?
——不会错的,就是他。

悄悄咪咪地摸个小番外

如题

A
B
O

——————————————

韩信当初是被刘邦捡回来的。
确切的说,韩信在原来的公司混地并不好,一人在酒吧喝酒碰到了萧何,一来二去地聊熟了。萧何便把他推荐给了刘邦。再加上张良对他的认可,刘邦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只是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份信任和尊重变质了,变成了张良也难以描述的情感。

然后,刘邦少了韩信,韩信有了小孩。

再后来,韩信和小孩都回来了。小孩还是住寄宿学校,韩信依旧在项羽公司上班,三个人各做各的事,互不牵扯。从把韩信带回来之后,刘邦没有提过或暗示过要做那方面的事。刘邦易感期照常不去公司上班,韩信也照常去公司上班,带着一身a味,惹的不少小姑娘频频回头。

这事两人一直处于搁置状态,你不问我也不提。韩信把事情抖搂明白之后,小孩很乖地任由刘邦改了名字喊刘邦叫爸,只是周末回来还是喜欢粘着韩信。

好像日子一直能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而韩信知道,就像他总有一天,像拆穿当初的局一样,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










大概是tbc因为后面还不知道要怎么写开车还是要干嘛,有想法了会继续,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讨论下怎么继续发展毕竟我智商有限_(:з」∠)_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ABO慎入!







韩信生的时候谁都没敢告诉,只敢把预产期告诉张良。韩信发动的时候张良正在开会,他收到韩信的信息只瞄了一眼,接着秒删,若无其事的地出去假装接虞姬的电话。回来之后刘邦问他什么事,他便说虞姬生了。刘邦不疑有他,还批了他两天假。那头的韩信情况并不很好,险些难产。好在韩信身体好,咬着牙硬撑下来。孩子提前了半个月,好在很健康。
张良不明白韩信为什么执意留下这个孩子。Beta本来就不如Omega适合生育,更何况在他看来,这个孩子的存在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个问题韩信也不清楚,可能是某时突如其来的渴望,一种即使搭上命也在所不惜的渴望。他想留下点什么,但刘邦又是走地如此干脆彻底。

小孩也是挺乖的,不让他很费心。韩信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就去了项羽的公司上班。小孩上学之后刘住了校,偶尔张良会去接他和虞姬的小孩一起回家。小孩和虞姬的孩子关系很好,有时候刘邦开车带张良来接孩子的时候他也会直接叫张良大舅舅,项羽家也有专门给他留的房间。

刘邦没有识破这场戏,但他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些巧合。一切看上去都挺合理,似乎天衣无缝,但他直觉少了些什么。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局,一个只针对他的,残局,等着他来走出第一步。




可能就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