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祭†

补祭补祭补x
其实是布吉布吉布吉~

韩信难过地往刘邦怀里钻,声带振动发出的脆弱声音拼命扎进刘邦耳朵里。刘邦知道他要到了,也不去管他,任他在自己面前展现脆弱。卡结标记的时间里,刘邦看着韩信的脸想了很多,比如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怎么跟他告白,又怎样在他面前输的一塌涂地。

他低头吻过韩信不安的眉眼,接下来是鼻尖,然后是唇瓣。他带了这时候该有的缱绻和温存,紧紧地抱着他,回应他的不安。韩信终于平静了下来,疲倦地微蜷着身子。刘邦还没出来,那里还有轻微的搏动。

刘邦拿着毛巾仔细地揉搓韩信的发尖,韩信懒懒地趴在他身上喊他,他应了。

韩信说,我恨你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