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祭†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王喻】隐匿追逐(上)

Day15

放飞自我
必有ooc
——————————————————

王杰希拎着东西去澡堂子洗澡,学园的澡堂子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隔间,刷虹膜获得使用权,进去之后门上会显示证件照和姓名。王杰希趿拉着人字拖进了隔间,热水从花洒中倾泻而下。他仰头冲了个透,长长地出了口气,随手糊了把脸开始洗头。
对王杰希来说,洗澡才是真正用来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的时候。人人都会有些怪癖好的,比如人民币上的伟大的领袖就好在大号的时候想事情。隔间门的背面是等身镜,浮块光屏的优点之一就是不会被雾气熏地什么都看不到。王杰希一边揉头发一边盯着自己镜子里的大小眼看,从基因中的碱基排列顺序的突变想到他最近在做的课题。中医专业的高材生如他一般人模狗样的不多见,他随手给自己抓了个爆炸头,在香波泡沫的支持下,他的头发很给面子地站了起来。王杰希摆了个骚气十足的pose,感觉自己的大小眼都不那么明显了。他很满意地捋成大背头,隔壁的隔间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王杰希赶紧站好把头上的泡沫冲掉,假装自己是个正经人地咳嗽两声。
“对不起对不起。”旁边隔间的人发了短讯过来,声音里还带着些尚未退去的的笑意。“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王杰希也意思意思回了一句,继续洗澡。他一边冲头发一边想导师这次给他的课题,说是要带个学弟来给他打下手,据说是个G市来的。
刚刚那位,听口音有点像G市的啊…王杰希想了想,给旁边的隔间发了条短讯。

喻文州收到短讯的时候还挺惊讶的,不过还是礼貌地回了他。毕竟是学长,礼貌一点日后总是好说话的。
王杰希收到喻文州的回复后还有点得意大毛巾往背上一搭,穿着大裤衩拎着篮子就趿拉着拖鞋出去了,往旁边的浴室门上一看,证件照是个温温和和的男生。可以的可以的,估计又是个什么校园男神之类的。王杰希心想着,回了宿舍放下东西,又一头钻进实验室打算天荒地老。

然而王杰希满心以为来的是喻文州,导师带进来的确是一个G市口音的少年,然而少年顶着一头黄毛,上来就自报了姓名。
“学长你好啊我黄少天今年的研究生。”
“你谁?”
“黄少天!”
咋咋呼呼的少年一字一顿地说。
“……”王杰希不死心地往黄少天身后看,黄少天却像早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看都不看反手关上身后的门:“我是生物工程过来的,文州是化学系的,在魏琛导师那。”
王杰希只愣了下,盯着黄少天发了话:“那你联系方式给我吧。”
黄少天:“????????”

不得不说,黄少天是很优秀的,就是话多。王杰希的导师把黄少天和他的行李箱全部丢给王杰希之后就带着王杰希的学长出国参加学术论坛。王杰希在寝室大眼瞪着黄少天小眼瞪着黄少天的行李,盯得黄少天汗毛都要竖起来。
晚上王杰希睡觉,黄少天悄悄咪咪地摸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信息。
——文州文州,还好你没来林老这,这王杰希太可怕了。那些姑娘们说的果然没错王杰希就是一大小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的迷妹还说他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我看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对了对了这个人的作息规律地跟个老头一样啊真是的还查房!!!!!!
——早点睡吧少天(^_^)万一被前辈发现了也不太好啊。
——不过话说班长啊,你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谁吗,虽然身份确认了,可是万一有两个王杰希呢?
——不会错的,就是他。

摸鱼来也

Ooc与我不可分离,有私设
#这个黄少不话痨#
文州性转!!别问我为什么!! 缺少母爱!!【够】 今日关键词:打针……
……的姊妹词!!抽血!!
暗搓搓蹭个周黄tag
轻点打
——————————————————
  微草爸爸王大眼,蓝雨麻麻喻手残
  据说雯舟“手残”是因为她要一边打游戏一边哄孩子,时间不多但母爱不能少!(大雾)
  联盟众人看着黄少天露出了迷之微笑并给王杰希带上一顶用大山深处生长千年的王不留行的叶肉细胞无水乙醇提取液浸染的帽子。
【系统提示】玩家 王不留行 对您开启了仇杀
【当前】夜雨声烦:Excuse 喵喵喵喵?有话好好说一言不合就开仇杀多大仇多大仇多大仇多大仇多大仇多大仇多大仇!!!!!!!!!!!!
【系统提示】您已被玩家 王不留行 击杀
   黄少天:……
   黄少天的内心不仅没有说话的欲望,甚至还有些想哭。
  如果换个人被隔壁老王当做隔壁老王并报了隔壁老王的仇而事实上他并没有隔壁老王了隔壁老王,他也会很想哭。
  以至于母爱缺乏x
  就像黄少天现在这样……
          @夜雨声烦V:缺乏母爱…谁来奶我一口…… [图片: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击杀.JPG]

       @鸾络音尘V:周黄发糖,习以为常〔哈特〕//@一枪穿云V:……不会
        @夜雨声烦V:缺乏母爱…谁来奶我一口……[图片: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击杀.JPG]

        @海无量V:他是无解的周泽楷!是除了奶无所不能的枪王!!//@一枪穿云V:……不会
       @夜雨声烦V:缺乏母爱…谁来奶我一口……  [图片: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击杀.JPG]

        @夜雨声烦V:……我靠忘了这回事了!!//@海无量V:你先复活吧哈哈剑圣大大掉经验和装备了没啊?哈哈哈哈没让老王捡走吧//@夜雨声烦V:我靠方锐jjc走起啊教你做人!!@海无量V:他是无解的周泽楷!是除了奶无所不能的枪王!!//@一枪穿云V:……不会
       @夜雨声烦V:缺乏母爱…谁来奶我一口…… [图片: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击杀.JPG]

      @风城烟雨V:哈哈哈哈周黄大法好,舟舟管管你家老王〔笑哭〕//@鸾络音尘V:周黄发糖,习以为常〔哈特〕//@一枪穿云V:……不会
      @夜雨声烦V:缺乏母爱…谁来奶我一口…… [图片: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击杀.JPG]

   王杰希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喻雯舟抱着手机在沙发上打滚,笑得死去活来。
    “收收劲儿,头发都乱套了……”王杰希特别的无奈。 喻雯舟缓了好一会才缓过劲,从沙发上坐起来问王杰希:“你刚刚爆到少天装备了?”
    “运气不好,就爆了点钱。”王杰希回答。他坐过去顺了顺喻雯舟的头发,想了想,又编了个麻花辫扎上。
    喻雯舟甩甩头:“麻花辫好丑。”
    “你扎麻花辫好看(。・ω・。)ノ♡”王杰希试图给她洗脑。
    “得了吧,柳非说你只会扎麻花辫,弄地她都打算留短发了,就像柔柔那样的。”喻雯舟把手机递过去让王杰希看,空出手来拆了麻花辫,绑了个高马尾。 王杰希摸了摸鼻子,快速把页面上的东西看完了。
     “我觉得少天要疯了。”喻雯舟笑嘻嘻地勾住王杰希的脖子,蹭了蹭脸。王杰希脸上没有胡茬,蹭起来还算舒服。
    “这次就先放过他了。”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于是顾左右而言他:“柳非什么时候跟你说的想剪头发?” “早了。她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杰希大大对我的头发有这么深的执念。”喻雯舟拿回手机划了两下就锁了屏。“走吧,再不走就堵车了。”

    王杰希和喻雯舟在一个私人诊所预约了查体,查体就躲不开抽血。当喻雯舟看着王杰希的两个眼睛睁地一样大的时候,就知道这人又开始了。
    王杰希抿着唇,内心嚎叫着雅蠛蝶并一脸紧张的看小护士面无表情地给他扎上压脉带,用棉签蘸了碘酒给肘内侧凸起的皮肤消毒。小护士用虎口卡这他的前臂来回转动找地方下针,王杰希觉得自己胳膊下面不是桌子而是铺满炭火的烧烤炉,小护士拎着他的胳膊往上面刷酱料。
   王杰希不由自主的把手往后抽了下,没敢把手缩回来。 废话,媳妇还旁边看着呢。 但是王杰希现在真的忍不住想跑,他看见小护士在拆针头了。王杰希死死盯着小护士的手,小护士动作流畅地撕开了无菌袋连好针管和真空管。喻雯舟看着王杰希坐在抽血台前试图用眼神拒绝抽血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想笑,悄悄摸出手机拍了一张。
    王杰希紧张地看着冰凉的针头离自己越来越近,觉得浑身发麻,忽然眼前一黑,喻雯舟趴在他头上捂住了他的眼。
    “别紧张,放松。”他听见她这么说。 王杰希眨了眨眼,眼睫毛就在她手心里蹭了蹭。喻雯舟笑了起来:“回去量量你的眼睫毛,看看是不是也是一边长一边短。”王杰希不满地哼了一声。
    对面的小护士很快拔了针,扔了针管,给真空管贴上标签,这次换喻雯舟抽血。 喻雯舟大大方方地坐下,把右胳膊放到抽血台上,又冲着王杰希伸出左胳膊。王杰希的左手还摁着针眼,于是走到她左手边,抬起胳膊让喻雯舟搂着腰。小护士给喻雯舟的右边胳膊抽血,喻雯舟就用左手在王杰希背上摸来摸去,还偷偷拍了拍他的屁股。
   等抽完血,喻雯舟Get了面色不愉的老王*1。

   回去的路上是喻雯舟开车,王杰希躺在副驾驶上写作闭目养神读作晕针后遗症。等红绿灯的时候,喻雯舟又摸出手机拍了一张王杰希的睡颜发了微博。
          @索克萨尔V:感觉身体被掏空
            [图片:王杰希睡颜脸色苍白.JPG]

      @海无量V:王杰希内心:雯舟,你个磨人的小妖精//@风城烟雨V:包你精♂神包你好♂//@沐雨橙风V:xx牌肾♂宝//@鸾络音尘V:身♂体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
          @索克萨尔V:感觉身体被掏空
            [图片:王杰希睡颜脸色苍白.JPG]

    到家打开微博的王杰希:……?!!

        @王不留行V:确实挺磨人的(o_O)// @海无量V:王杰希内心:雯舟,你个磨♂人的小妖精//@风城烟雨V:包你精♂神包你好♂//@沐雨橙风V:xx牌肾♂宝//@鸾络音尘V:身♂体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
          @索克萨尔V:感觉身体被掏空
            [图片:王杰希睡颜脸色苍白.JPG]

   我们仍未知道那年的夏休期喻雯舟为何突然怀孕退役xxx

——————————————————
_(:з」∠)_

【王喻】

明天考理综所以今天糊一个小段(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
Ooc与我不可分离
今日关键词:秀恩爱
私设多多多
意识流x按照我写日记的习惯来的
——————————————
   喻子砚的日记
5月20日     大风
今天考试,略热,下午起风了。
我哥看起来考得不错,大姑娘美的大姑娘浪~考完就去打篮球了(▼皿▼#)

回家路上被风糊了一脸沙子,b市的天还能好吗?!!我要回姥姥家!!我要和舅舅家的周小呆去喝早茶才不管舅舅和舅夫哼唧(。・ω・。)ノ♡
周小呆好看好可爱的(/ω\)随舅夫,嘿嘿嘿

心累   极了
在我有生之年……我想我大概是看不完我爸和我爹的秀恩爱姿势了……
爸我知道你原来是电竞选手手速快……你把爹爹啃鸭腿的过程拍成连拍也是够了!拍了你还发!都被你霸屏了好么!!手机流量好贵的!!宝宝是无产阶级QAQ!!

发红包也是够了!!一边发52.1一边发13.14
发就发吧还让我看看算怎么回事!!老夫老妻还腻歪真是够了(இдஇ; )
爹爹你还装无辜!!舅舅说你心最脏了!小时候还坑我说叶伯伯肚子大是因为肚子里有个弟弟!明明他们家许叔叔才是爹爹!!

嘤嘤嘤(ಥ_ಥ)哭唧唧,王子易个混蛋找他对象去了,学霸就是好啊上学逃课考完试打球交着女朋友还是年级前十,爹爹为什么不给我生一个那样的脑子啊啊啊啊QAQ

23:33分   山的那边墙的那边响起了我爸开车的声音,副驾驶坐着的永远是我爹爹
好的我爹爹在给我爸导航了
现在爹爹嫌我爸这个老司机开车太慢并提出了由他来控制方向盘
我爸没同意并把车开到了300迈,吓得我爹爹叫了起来
然后过了有十几分钟我爸同意了让爹爹抓方向盘,但他踩定油门不离脚…
还丧心病狂地拉了手刹
然后我带上了耳机,打开黄•舅舅•少天的游戏实况,并把声音开到了最大,但还是能隐约听到爹爹的惊叫。
我什么都不想说
谁能告诉我我家的四合院为什么隔音效果如此之差……心好累

王子易刚刚说跟对象包夜打游戏去了,明天直接去考试。
哦,,Ծ^Ծ,,
全家都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就我还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
写得乱七八糟的求轻点打(ಥ_ಥ)

[百日王喻][Day66]迷路

私设有,各种ooc……

写的不好请轻喷Orz

前后不大搭调Orz

喻文州并没有怎么出现_(:_」∠)_

——————————————————————————————

  秋天的雨,不断的下。缠缠绵绵,绵绵缠缠。

  王杰希搓了搓胳膊,干燥手心上的薄茧擦着皮肤刷拉刷拉地响。

  “天儿冷了啊……”他想了想自己身上穿着的短袖,起来到衣柜那儿翻了件白色七分袖的运动衫换了。

  “文州,冷不冷?该添件衣服了。”

  窗外忽然一声惊雷,雨点子噼里啪啦地砸在窗玻璃上,像是被主人关在门外的小狗儿急着想要进家一样急促。

  “喵!!”

  王杰希拉好衣摆,关上柜门,到沙发上去抱了那只刚被惊醒的灰蓝的金吉拉。猫不情不愿地被他抱走,别扭地在怀里翻来翻去。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托着它,免得它跳下去。一路折腾着躺到了床上,王杰希的小腿耷拉在床沿外,被打扰了午睡的猫咪在他心口踩来踩去。他摸摸金吉拉的头,给他顺毛。猫被摸舒服了,安生下来,眯着眼儿喵呜着在他心口窝了一团,呼吸间,软软的肚皮儿涨着压住他的心跳,他不觉得闷,反而莫名的心安。

  王杰希勾着嘴角搂着猫,窗外狂风大作,大滴的雨水裹携着冰颗子砸在玻璃上,砰砰轰轰哗哗啪啪地。

聒噪。

  他心里想着,眼睛已经闭上了。猫在他怀里轻轻绵绵地打着呼。

  这猫,把瞌睡虫儿都吹给我了。

他在睡着之前暗自腹诽。

—————————————————————————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上棉。

  天儿一天天地冷了。

  早上高英杰给他挂了通电话,说了说队里人的近况。他只是安静地听着,然后给予表扬。当年那个因被众人寄予厚望而小心翼翼的少年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魔术师已经从赛场上消失,而新的微草依然是联盟里的劲旅。

  王杰希微微偏着头,左手握着电话,右手立着大拇指,轻轻地揉着猫的脸。猫趴在他膝盖上,尾巴一下一下地打在沙发上。有规律的轻轻的啪啪声,让人听了想睡觉。

  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高英杰拿着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人和猫打呼的声音,颇有些哭笑不得。

—————————————————————————

  王杰希在第十三赛季结束后宣布退役,队长之职和帐号卡王不留行都由高英杰接手。同其他大多数退役的老将一样,他婉拒了俱乐部请他留在战队的请求,新旧队长交接完毕,就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微草。

  然而并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早在决定打游戏的时候,就已经和家里闹掰了。他在b市常年住宿舍,也没注意买房的事。他知道他的工资卡里的那一笔天文数字,却不想动。在他走出微草大门的那一刻,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风干了,只剩了枯干的骨架,摇摇欲坠。

  他不知道要去哪。

  他迷路了。

  各种意义上。

  离开了微草的他,几乎无处可去。

  他从b市火车站买了票,上了车。

  随便买的一张票而已,从b市,到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县级市,再从那里随便买了张到哪里的火车票,一路颠簸,几经辗转。

  他不是漫无目的的,但他的确茫然了。

  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但挑到了目的地,放下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他关了手机,在火车上跟着所有人一起颠簸,吃着火车上的盒饭或者泡面,俨然把火车当成了家。

  直到警察找到他。

  高英杰报了警。

————————————————————————

  后来,王杰希养了只猫。

  抱来的时候还没满月,王杰希去超市买了奶嘴奶瓶,热了羊奶一点点喂大了。灰蓝色的金吉拉,明亮的金色眸子,叫起来腻人得紧。

 

  挺像文州的,王杰希想,伸手去挠猫的下巴。猫眯起眼,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王杰希思来想去,带着猫和铺盖卷搬到了y市,雇了几个人,开了家网咖。

  时光流逝。

  整日坐在吧台后面的王杰希除了逗猫记账几乎无事可做。在y市这个将将算得上二流城市,荣耀的玩家也只是为了消遣。王杰希的日子无比的清闲,甚至比起认出他的粉丝,或许那只猫的粉丝更多一些。

  他偶尔也会摸一张帐号卡,混在百花谷或者烟雨楼之类的工会里跟着打打boss。有时候会被叶修魏琛这些老家伙认出来,被狠狠地敲一顿,也会被高英杰或者刘小别发现,然后jjc走起。

  撇开前辈老师的身份,王杰希也不过是只比他们大五六岁的青年罢了。

  时间不断剥去王杰希的外壳。

  29岁,在电竞算是风烛残年,在社会却仍是风华正茂。

  某天,王杰希算着该是微草对蓝雨的局。打开电视,却发现已是胜队采访时间。他看见那个人依旧微笑着,用着温和的腔调同记者们周旋。

  真好,一样的年纪,他一点也不显老…

  这么想着,他忽然从摄像机切换的角度看到喻文州略带笑纹的眼角。人依旧是笑吟吟的,而那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映射出满满的疲惫。

  他忽然才反应过来,喻文州也要到了退役的年纪了。

————————————————————————

  初冬,初雪。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王杰希抱着猫,坐在柜台里看门外飘落的雪花,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现在的墓地这么贵,你喻文州可是欠着我好大一笔钱呢。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笑出来,只一瞬,又变成无奈的苦笑。

   他怎么会在意呢…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王杰希低头挠挠猫下巴,猫趴在他怀里呼噜呼噜,心情极好地眯着眼。

  像极了喻文州好心情时候的样子。

  王杰希自暴自弃地想。

————————————————————————

  y市和g市隔着十万八千里,喻文州反而更频繁地出现在王杰希的生活里。

  他想起了武媚娘的看朱成碧,心里偷偷地感叹,现在的他,怕是要看猫成文州了。

  猫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悠哉地拉出细长的一声喵。

  王杰希又想起喻文州偶尔也有耍小性子的时候,日上三竿仍然赖在床上,他去叫,喻文州也是像这样拖着长长的一声“嗯”,悠哉地伸个懒腰,身子一扭,拧到另一边睡着去了。

 

  满心满眼里,都是他喻文州。

————————————————————————

  佛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那么,喻文州究竟是他命里有的呢?还是他不可强求的呢?

  王杰希有时也迷惑,喻文州这条路他走了这许久,怎么路边连个指示牌都没有?转念一想,得亏这路上没有指示牌,不然哪里还轮得着他后来居上?喻文州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让他人走到他的心里去呢?

  想到这,他又释然地闭上眼。眼前还是那条路,他依旧揣着他的秘密的小心思一直向前走着。

  说是床伴,可要说不对身旁那人怀了别的心思,又怎么可能呢?

  摇椅慢慢悠悠吱嘎吱嘎地响,猫和王杰希呼噜呼噜地睡。

————————————————————————

  夏天,喻文州退役。

  早上开店门,意外的,王杰希看见门口候着个人,身边还有个伸着长杆的行李箱。箱子是再眼熟不过的箱子,人是朝思暮想的人。

  喻文州听到脚步声,扭头去看,恰好对上王杰希大小不一的眼,忍不住笑了起来。猫从王杰希怀里拼命地挣出来,奔到喻文州脚边献殷勤。喻文州站在行李箱旁边,笑着看着王杰希。

  “杰希,”他眉眼弯弯地问,“欢迎我来长住吗?”

  王杰希看见,路尽头的屋门口,喻文州抱着猫,微笑着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