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祭†

补祭补祭补x
其实是布吉布吉布吉~

[百日王喻][Day66]迷路

私设有,各种ooc……

写的不好请轻喷Orz

前后不大搭调Orz

喻文州并没有怎么出现_(:_」∠)_

——————————————————————————————

  秋天的雨,不断的下。缠缠绵绵,绵绵缠缠。

  王杰希搓了搓胳膊,干燥手心上的薄茧擦着皮肤刷拉刷拉地响。

  “天儿冷了啊……”他想了想自己身上穿着的短袖,起来到衣柜那儿翻了件白色七分袖的运动衫换了。

  “文州,冷不冷?该添件衣服了。”

  窗外忽然一声惊雷,雨点子噼里啪啦地砸在窗玻璃上,像是被主人关在门外的小狗儿急着想要进家一样急促。

  “喵!!”

  王杰希拉好衣摆,关上柜门,到沙发上去抱了那只刚被惊醒的灰蓝的金吉拉。猫不情不愿地被他抱走,别扭地在怀里翻来翻去。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托着它,免得它跳下去。一路折腾着躺到了床上,王杰希的小腿耷拉在床沿外,被打扰了午睡的猫咪在他心口踩来踩去。他摸摸金吉拉的头,给他顺毛。猫被摸舒服了,安生下来,眯着眼儿喵呜着在他心口窝了一团,呼吸间,软软的肚皮儿涨着压住他的心跳,他不觉得闷,反而莫名的心安。

  王杰希勾着嘴角搂着猫,窗外狂风大作,大滴的雨水裹携着冰颗子砸在玻璃上,砰砰轰轰哗哗啪啪地。

聒噪。

  他心里想着,眼睛已经闭上了。猫在他怀里轻轻绵绵地打着呼。

  这猫,把瞌睡虫儿都吹给我了。

他在睡着之前暗自腹诽。

—————————————————————————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上棉。

  天儿一天天地冷了。

  早上高英杰给他挂了通电话,说了说队里人的近况。他只是安静地听着,然后给予表扬。当年那个因被众人寄予厚望而小心翼翼的少年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魔术师已经从赛场上消失,而新的微草依然是联盟里的劲旅。

  王杰希微微偏着头,左手握着电话,右手立着大拇指,轻轻地揉着猫的脸。猫趴在他膝盖上,尾巴一下一下地打在沙发上。有规律的轻轻的啪啪声,让人听了想睡觉。

  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高英杰拿着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人和猫打呼的声音,颇有些哭笑不得。

—————————————————————————

  王杰希在第十三赛季结束后宣布退役,队长之职和帐号卡王不留行都由高英杰接手。同其他大多数退役的老将一样,他婉拒了俱乐部请他留在战队的请求,新旧队长交接完毕,就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微草。

  然而并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早在决定打游戏的时候,就已经和家里闹掰了。他在b市常年住宿舍,也没注意买房的事。他知道他的工资卡里的那一笔天文数字,却不想动。在他走出微草大门的那一刻,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风干了,只剩了枯干的骨架,摇摇欲坠。

  他不知道要去哪。

  他迷路了。

  各种意义上。

  离开了微草的他,几乎无处可去。

  他从b市火车站买了票,上了车。

  随便买的一张票而已,从b市,到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县级市,再从那里随便买了张到哪里的火车票,一路颠簸,几经辗转。

  他不是漫无目的的,但他的确茫然了。

  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但挑到了目的地,放下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他关了手机,在火车上跟着所有人一起颠簸,吃着火车上的盒饭或者泡面,俨然把火车当成了家。

  直到警察找到他。

  高英杰报了警。

————————————————————————

  后来,王杰希养了只猫。

  抱来的时候还没满月,王杰希去超市买了奶嘴奶瓶,热了羊奶一点点喂大了。灰蓝色的金吉拉,明亮的金色眸子,叫起来腻人得紧。

 

  挺像文州的,王杰希想,伸手去挠猫的下巴。猫眯起眼,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王杰希思来想去,带着猫和铺盖卷搬到了y市,雇了几个人,开了家网咖。

  时光流逝。

  整日坐在吧台后面的王杰希除了逗猫记账几乎无事可做。在y市这个将将算得上二流城市,荣耀的玩家也只是为了消遣。王杰希的日子无比的清闲,甚至比起认出他的粉丝,或许那只猫的粉丝更多一些。

  他偶尔也会摸一张帐号卡,混在百花谷或者烟雨楼之类的工会里跟着打打boss。有时候会被叶修魏琛这些老家伙认出来,被狠狠地敲一顿,也会被高英杰或者刘小别发现,然后jjc走起。

  撇开前辈老师的身份,王杰希也不过是只比他们大五六岁的青年罢了。

  时间不断剥去王杰希的外壳。

  29岁,在电竞算是风烛残年,在社会却仍是风华正茂。

  某天,王杰希算着该是微草对蓝雨的局。打开电视,却发现已是胜队采访时间。他看见那个人依旧微笑着,用着温和的腔调同记者们周旋。

  真好,一样的年纪,他一点也不显老…

  这么想着,他忽然从摄像机切换的角度看到喻文州略带笑纹的眼角。人依旧是笑吟吟的,而那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映射出满满的疲惫。

  他忽然才反应过来,喻文州也要到了退役的年纪了。

————————————————————————

  初冬,初雪。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王杰希抱着猫,坐在柜台里看门外飘落的雪花,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现在的墓地这么贵,你喻文州可是欠着我好大一笔钱呢。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笑出来,只一瞬,又变成无奈的苦笑。

   他怎么会在意呢…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王杰希低头挠挠猫下巴,猫趴在他怀里呼噜呼噜,心情极好地眯着眼。

  像极了喻文州好心情时候的样子。

  王杰希自暴自弃地想。

————————————————————————

  y市和g市隔着十万八千里,喻文州反而更频繁地出现在王杰希的生活里。

  他想起了武媚娘的看朱成碧,心里偷偷地感叹,现在的他,怕是要看猫成文州了。

  猫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悠哉地拉出细长的一声喵。

  王杰希又想起喻文州偶尔也有耍小性子的时候,日上三竿仍然赖在床上,他去叫,喻文州也是像这样拖着长长的一声“嗯”,悠哉地伸个懒腰,身子一扭,拧到另一边睡着去了。

 

  满心满眼里,都是他喻文州。

————————————————————————

  佛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那么,喻文州究竟是他命里有的呢?还是他不可强求的呢?

  王杰希有时也迷惑,喻文州这条路他走了这许久,怎么路边连个指示牌都没有?转念一想,得亏这路上没有指示牌,不然哪里还轮得着他后来居上?喻文州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让他人走到他的心里去呢?

  想到这,他又释然地闭上眼。眼前还是那条路,他依旧揣着他的秘密的小心思一直向前走着。

  说是床伴,可要说不对身旁那人怀了别的心思,又怎么可能呢?

  摇椅慢慢悠悠吱嘎吱嘎地响,猫和王杰希呼噜呼噜地睡。

————————————————————————

  夏天,喻文州退役。

  早上开店门,意外的,王杰希看见门口候着个人,身边还有个伸着长杆的行李箱。箱子是再眼熟不过的箱子,人是朝思暮想的人。

  喻文州听到脚步声,扭头去看,恰好对上王杰希大小不一的眼,忍不住笑了起来。猫从王杰希怀里拼命地挣出来,奔到喻文州脚边献殷勤。喻文州站在行李箱旁边,笑着看着王杰希。

  “杰希,”他眉眼弯弯地问,“欢迎我来长住吗?”

  王杰希看见,路尽头的屋门口,喻文州抱着猫,微笑着等他。

评论(3)

热度(10)